快猫三代无限次数破解版

周显给他定的罪很牵强,经不起几下推敲,只是把希望投在了崇祯帝有几分改革京营的意愿上。所以,周显为此事冒了很大风险的。

一旦以此为由抄了薛府,却无法有足够的证据证实薛濂确实想要谋反。到时候和周显有矛盾的人借此攻讦他,事情就会变成一团乱麻。

但周显没想到的是,自己正瞌睡呢!薛濂却送来了一个又软又舒服的大枕头。有眼前这些手持武器的家丁的抵抗,谁还敢说薛濂不是在密谋造反?

周显看薛府众人把守着后院院门,一时不能突破,他大声吼道:“薛濂造反,你们这些人也要跟着一起反吗?”

薛濂顿时一怔,半天没有反应。

一个他信任的家丁看向薛濂道:“侯,侯爷,您要造反?”

薛濂一脚将他踹倒在地,怒声道:“造你奶奶的反,老子,老子怎么可能造反?兄弟们,别听他的,他在乱我们的军心。把他们赶出院子,等到此间事了,本侯爷给你们每个人发一千两白银。”

薛濂统御神枢营多年,虽然统御的不怎么样,但也算领过兵,知道此时士气要鼓不能泄。谋逆罪一旦成立,那就是诛九族的大罪。平时吝啬的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直接颁下了千两白银的赏格。

虽然他刚说完就感到肉疼不已,但此刻也只能下定狠心了。

周显听完,不禁大摇其头,这薛濂学个兵法,还学个半吊子。赏银有用,也得看是在什么时候?

此刻双方对垒,本来有人还对薛濂是否造反心存疑虑。但一听他颁下千两的赏银,他们便信了九成。如若薛濂只是犯了小罪,即使被抓了,过不了几天也会被放出来,他干吗要颁下那么高的赏格?

此刻众家丁心中胆怯恐惧到了极点,心知一旦自己也被定义为谋反,那受牵连的可不止是自己,还有自己的家人。他们虽然迫于形势仍在抵抗,但已远不如最初那样坚决。

软萌少女大眼圆脸丸子头发型户外俏皮写真图片

夏舒、孟越趁势向前,打杀入院。

薛濂立在后面,脑门上冷汗层层,不顾的挥刀鼓动手下上前,但总也止不住他们的退势。

只听一声惨叫,又一个家丁倒地。

而在此时,突听门外传来一阵喧闹之声。周显扭头,正看到高起潜带着一些人快步向自己这个方向跑来,少说也有近百名。

薛濂也看到了高起潜,大声道:“高公,救我,周显他陷害我。”

方静带着二十几个差役正立在后面,把高起潜一巴掌扇开,“你们这些蠢货,怎么敢闯侯爷的府邸?还不快咱家滚出去。”

周显眉头紧蹙,犹豫了片刻,取下长弓,拉弦引射。

羽箭应声而出,穿过人群,正射中薛濂的脑门。

薛濂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歪歪的倒在地上。

周显大声喊道:“谋逆者薛濂已被诛杀,再有胆敢反抗者,罪及九族。”

周围士卒高声喊道:“贼酋已死,降者不杀。”声音震天,气势惊人。

众人看薛濂躺在地上,脑门还插着一支羽箭,顿时心绪坠入了谷底。有一人放下了武器,紧接着很多人也放弃了抵抗。

高起潜吃了一惊,带着几个士卒快步上前,探了探薛濂的鼻息,已经死透了。他心中狂喜,亲自射杀大明的侯爷,这罪咱家看你还怎么逃?他冷哼一声,瞅向周显道:“周宣武,你好大的威风,竟然敢不奉诏令射杀大明侯爷,咱家倒要看看你要怎么给皇爷解释。”

周显瞥向高起潜道:“高公公,要解释的恐怕不是周某,而是你吧!”

高起潜冷哼道:“咱家要什么解释?”

周显将弓箭递给旁边的一个亲卒,冷声道:“你要解释的事情有很多呢!例如,你这些兵是从哪里调来的,你一个內恃太监,什么时候具有调兵的权力了。另外,薛濂阴谋造反,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还妄图阻拦本官逮捕他,你是不是就是他的同伙?”

高起潜没想到周显会倒打一耙,气闷填胸,但他突然愣住了。“造反,什么造反?”

周显指向周围的家丁道:“薛濂这些年前前后后从京营调走两千余士卒,近四千匹军马,你说他一个侯爷调用这么多军资干吗?不是造反,还能是干什么。还有,你看看这些人,个个手中都拿着朝廷的制式武器。一个侯爷,你不要告诉我,他养这么多人,拥有这么多武器就是为了好玩。”

高起潜脸色一变,道:“他,薛濂,怎么可能造反?”

周显沉声道:“事实摆在面前,高公公还要为薛濂辩解吗?那好,我们现在就进宫去见陛下,看看他更信谁的话语。”

高起潜脸色一白,问道:“你不是无诏查抄薛府吗?怎么,陛下也知道此事?”

周显冷哼道:“高公公怎么知道我是无诏查抄薛府,莫非你在陛下身旁还安排的有自己的人?”

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”高起潜感觉自己越说越错。他沉默了一会道:“既然周大人是在执行皇命,那高某就没什么可说的了,我,咱家这就走。”

周显道:“高公既然都来了,那么着急走干吗?我一会还要向陛下禀明此事的详情,高公既然已经在这里了,一会就和我一起去见陛下吧!你还得向陛下解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!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。如果高公公真是薛濂的同伙,那你还真走不了了。”

孟越等人一听周显话语,俱皆将刀指向高起潜。而高起潜带来的手下也持刀相对,双方剑拔弩张,形势紧张。

高起潜脸色青白,怒声吼道:“你们干吗?都给我放下武器。”高起潜知道一旦动起手来,那他就真成了薛濂的同伙了。

看手下人放下武器,他走到周显身旁低声道:“周显,你不要得寸进尺,咱家已经同意不管这件事了。”

周显笑道:“高公公,你来的这么及时,不就是想看周显的笑话吗?现在笑话看不成了,又想快点摆脱关系,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。”

高起潜胀红了脸,说道:“你说怎么样才能放咱家走?”

周显道:“我的人不够用,留下你的人听我指挥,你带上几个人自己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