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车合集

楚君归眼中寒光一闪,随即隐没。

刚刚一枚手指大小的刀锋忽然从黑暗中射出,直指围绕着李心怡的那群年轻人。刀锋刚一出现,楚君归就判断出它最终目标是李心怡的后脑。

危急时刻,楚君归直接用酒杯将刀锋挡下。

只是刀锋实在太狠太快,光挡是挡不住的。所以楚君归在它刚没入时就用力扭转酒杯,结果刀锋巨大的动能直接将金属酒杯炸碎。不过一扭之后,刀锋就被改变了方向,倾斜向上,直接没入天花板。

楚君归望向刀锋飞出的方向,那里有一扇门,为了追求质感而专门使用了原木材质。刀锋就是从门后飞出,直射李心怡后脑。

不用想也知道,此刻门后肯定什么都没有了,估计连一点线索都不会留下。想到这一点,楚君归就放下了去门后查看的打算。

这时他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咆哮:“你居然敢打我!?”

杨思意抬起头,小脸胀得通红,如同母狮子一样瞪着楚君归。她脸上满是翻倒的廉价酒水,可是因为实在太过愤怒,连擦都忘了擦。

楚君归正想解释,一个少女忽然惊叫一声:“好痛!我,我流血了!”

那个少女捂着肩膀,血不断从指缝中溢出来,脸色惨白。紧接着痛呼声此起彼伏,好几个人都被酒杯飞溅的破片切伤。他们还不知这飞来横祸是从何而来,场内顿时一片慌乱。

杨思意一时茫然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等她再想起要找楚君归算账时,却忽然发现楚君归人已经不见了。

楚君归穿过混乱的人群,不动声色地向李心怡靠近。此刻李心怡正被一群摸不着头脑的年轻人簇拥着走向餐吧的侧门。

上小弄堂里的青苹果少女

楚君归所过之处,不管是谁被他轻轻一碰,都会自动向两侧分开让出一条通道。他也不知道这群年轻人谁可靠谁不可靠,但很清楚的是李心怡已经成为暗杀的目标,楚君归可不觉得她周围围满了人是件好事。

转眼间楚君归就到了李心怡身边,正要行使老师的权利将她带走,忽然旁边横插进来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,满身的肌肉仿佛在宣扬自己的正义和霸气。

他向楚君归一挤,伸手就向李心怡的腰揽去,大声说:“心怡别怕!跟我走,这里有危险!”

砰的一声,猛男狠狠撞在楚君归身上!

他倒也不是有意,只是根本就忽略了楚君归的存在。这一路走来,他都是直接把挡路的人撞开,根本不管对方是谁。被撞开的少男少女们也都敢怒不敢言,显然他平日积威深重。

对猛男而言,相貌平平无奇的楚君归甚至比那些少男少女还不如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,有如一只蚂蚁,顶多是稍大一点的蚂蚁。

在路上碰到一只蚂蚁会怎么办?大多数人根本都看不见,会直接碾过去。

所以当楚君归挡了路时,猛男就直接地撞了上去,然后紧接着飞了出去。

“嗯?我刚才碰到什么东西了吗?”试验体有些疑惑。

楚君归四下望望,就看到了飞在半空的猛男,同时判断出了他的格斗术版本:5.21。

这似乎是个很特殊的版本,附带效果未知。

不过此刻情况混乱,李心怡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,至于是否无意中撞到什么小朋友,试验体考虑的优先级为0。

楚君归一把抓过李心怡,将她提在手里,说:“这里有点危险,我们先离开这。”

也不需要李心怡同意,楚君归就直奔吧台后的木门而去。杀手就是从这道门后发动的攻击,按照楚君归的判断此刻杀手应该已经不在了,当然,如果他还留在门后那就更好,省得日后再找。

楚君归脚步不快,实际上迅若鬼魅,几步就到了吧台后,一步绕过调酒师,推开木门进了后厨。

后厨也是一片混乱,几个厨子和十几个助手乱成一团,完全不知道要干什么,两口油锅都着了火也无人理会。

楚君归依旧开启自动开路模式,轻轻松松地从混乱人流中穿过,甚至都没有引起注意,已经从后厨另一边出去了。

另一边是工作区域,这片区域没有什么装修,完全是廉价的工业风格,就连灯光都透着惨淡,无声地诉说着自己能耗和造价双低的唯一优势。

看看左右无人,楚君归才松了口气,将李心怡放了下来。

李心怡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问:“你拎猫呢?”

“啊?猫在哪?”楚君归左顾右盼。

李心怡哼了一声,拿出一副眼镜戴上,对着楚君归道:“看不出来,你还是挺厉害的啊。”

“我只是尽心尽力而已。”楚君归心里补了一句,“不能对不起薪水。”

“那你究竟有多厉害?”

楚君归挠头,这个问题可就难回答了,关键是看和谁比,以及和对比目标有没有可比性。

李心怡也不纠缠,直接说:“带我走,我知道一个安全的地方。”

说罢她就发过来一个地址。

片刻之后,一辆浮空飞车腾空而起,沿着悬浮道路迅速向城郊驶去。楚君归面有异色,一边驾车一边问:“你确定那地方是安全的吗?”

驾车的时候,试验体早就侵入城市网络,找到了目的地的详细资料。那里是一片灰得有些发黑的街区,到处是毒品、暴力、色情和欺骗。如果这种地方都叫安全,那西海市里就没什么不安全的地方了。

只是李心怡回道:“有你在,哪里都很安全。”

楚君归一怔,然后苦笑,“你对我这么有信心?”

“非常有!”李心怡肯定地点头。楚君归刚刚有些欣慰,就听李心怡补了一句:“不过,就是长得平淡了点。”

虽然试验体根据所拥有的庞大知识储备坚持认为平淡是个褒义词,但是偷偷把自己启动了的艺术组件却坚决认定这是贬义,尤其是用在当下场景。

反着来的才叫艺术,艺术组件觉得自己对此非常有发言权。

楚君归默默地听着它的唠叨,默默地关了它,再默默地加了一道安全锁,并设了256位的密码,还是三维的。

车窗外的天明明是蓝的,但看在楚君归眼中,它就是灰的,灰的很平淡。

好在西海市够大,同样心境不佳的大有人在。

“刚刚是谁在暗算老子!给我站出来!!”餐吧中,摔得鼻青脸肿的猛男正在声嘶力竭地咆哮。

周围没有人敢笑出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