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色视频软件

“让公鸡吃了?”赵凡愣了一下,便问道“是在阳间待的过久,开始化鬼,就在那个过程中让公鸡盯上了可对?之后进了它肚子,便能操控对方的身体,跟自己变成这公鸡了一样?”

狰狞老鬼点头,说“对对,不愧是赵大师,一针见血。”

神秀有些失望的说道“怪不得长个大鸡冠子,我还以为世上又出现啥新鬼种了。”

狰狞老鬼尴尬不已,又道“这样能陪伴老伴,我觉得挺好,每天拿鸡爪写字和她聊天。可日子久了,我发现越来越虚弱,这样下去迟早会灰飞烟灭,恰逢赵大师之名传遍扬州城,老伴就想着去试试,所以卖那母鸡时把我也捎带上了,谁知道这挨千刀的城管,连我一起没收,昨晚还给炖了!”

“然后你的鬼体脱离鸡身的桎梏?”赵凡点着头问。

“是啊。”狰狞老鬼拿爪子扇了地上那新人一巴掌,说道“昨晚,我先回了躺家,却无法再像以前那样,通过鸡身和老伴交流了,我不论说什么,她都听不见,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了,她难受了一夜,天快亮时发病了,我守了一会,寻思不能让她死在这混蛋前边,就过来报仇了。”

若非城管新人吃了他附身的公鸡,恐怕还无法拿他怎样。

“行,起来吧,有本大师在,你老伴死不了的。”赵凡叹息的说“他被你折腾了这么大一会,算是为违规行径得到了应有的教训。最关键的是,若你伤及了人命,连我们都无法再送你去阴间投胎啊……”

狰狞老鬼喜出望外的笑道“我还能投胎?”

神秀点头,“我擅长这个,保送。”

“那我便相信两位大师一次。”狰狞老鬼对着新人呸了一口,便收起鬼力起身。

与此同时,城管新人猛地一声剧烈咳嗽,吐了口黑血后,面色恢复正常,却陷入了昏迷。

软萌妹子温婉清纯图片

赵凡侧头对站在门边上的中年城管说道“邪已摆平了,现在,把他送医院输两瓶普糖糖,就康复了。”

中年城管和青年城管闻言纷纷跑过来,望见地上的新人不再如之前那般阴怖,便对赵凡鞠躬说道“谢谢赵大师。”

“以后好好约束底下的人吧。”赵凡摇头说道“免得再发生这种事。”

“谨遵赵大师叮嘱。”中年城管正色应道,赵大师站在这连手都没伸,就动了几下嘴皮子,便把新人的麻烦解决了,太神了!

他热情的说“赵大师,我今晚设宴犒劳您二位如何?”

“不必了,本大师还有大事要办。”赵凡拍了拍他肩膀,说道“我觉得你很有前途。”

话音落下,他便和神秀跟着对方看不到的狰狞老鬼,离开了食堂。

中年城管呆在原地,脑海中还在回荡着那句“很有前途”,这是谁说的?是铁口直断的赵大师啊!

……

且说另一边,过了十来分钟,赵凡、神秀便来到狰狞老鬼的家中。

推开门,床上躺着一个气若游丝的老奶奶,她双手捂着心窝,时不时的发出微弱的呻吟,像装着莫大的心事般吊着口气,所以暂时没那么容易死。

“老伴。”狰狞老鬼扑过去,痛哭流涕。

赵凡凝声说道“鬼气会加重她的病情恶化,先站到三米之外,不要靠近。”

狰狞老鬼忍着伤心退开。

“赵老弟,治病这个就指望你了。”神秀知道自己的斤两,并未跟着瞎掺乎。

赵凡来到床边,伸手抓住老奶奶的手腕,注入一丝龙阳之力,在其体内游走了一遍,便对狰狞老鬼说“近几年,她心脏动过手术,打那之后就没再犯病?”

“对。”狰狞老鬼面色一喜,开始他对这年轻的赵大师心存质疑,此刻,听了对方的话,信任度骤然升满。

赵凡说道“恕我直言,即便现在治好了,她的阳寿本应还有五年,却因长时间和死去化鬼的你相处,阳气被你无形之中吸走,身体也越来越薄弱,这才是犯病的真正原因。而她,现在最多剩下一个月,而你,却早已被我们送入阴间,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?”

“啊?”狰狞老鬼慌神说道“那不就是说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赵凡点头道“我的意思是,既然相守了一生,让她跟你一起下去,也好有个照应,免得她孤苦伶仃的撑到寿终之时,加上动了心脏手术,伤了灵魂,魂体势必极为孱弱,很可能下不去。而我们,也就这几天便离开扬州城。”

狰狞老鬼自责不已,也陷入了两难之境,他双手捂着头说“赵大师,容我再想一会儿行么?”

“好。”

赵凡转过身与神秀来到院子,他打了个呵欠,让神秀在等狰狞老鬼有了选择时叫醒自己,便倚在树下睡着了。

隔了半小时。

赵凡被神秀推醒,可他睁开眼睛时,却看到边上狰狞老鬼的身侧,正和一个老奶奶的灵魂牵着手,正是其老伴。

“咽气了?”

赵凡怔了一怔,按理说,对方老伴,至少还能扛三个小时的。

这时,老奶奶开口说道“赵大师,我躺在床上听见您的话了,能跟老伴一块走,这揪心的事也就没了。床底下的箱子有我们的一些积蓄,权当给您的谢礼了。”

“呃……好吧,不过那钱我不会要的,等回头用来为你办理后事。”赵凡摆手说道“神秀兄,送这老两口下去。”

“好叻。”

神秀当即盘膝坐地,念了一遍往生咒,前方的虚空中便出现肉眼看不见的阴暗裂隙,而狰狞老鬼及其老伴身上覆上一层金色的佛光。

“赵大师,神秀大师,谢谢。”二者对他们深深的行了一礼,便携手踏入裂隙。

紧接着裂隙闭合,虚空恢复如初。

赵凡稍作思考,翻到逝者遗留的钱财,便和神秀再次回到城管局,找到中年城管后,说了地址,就让他拿着去负责后事以及墓地的事宜,估计办完也剩不下几个钱,就无所谓了。

返回郊外的途中,神秀吐槽的说“送一个化了鬼的去阴间,消耗真不是一般的大啊,所幸他没什么恶行。”

“辛苦了,今晚带你去吃穿扬州城。”赵凡笑道。

一提到吃,神秀就来了精神。

抵达田婆子家,赵凡第一件事就是睡觉,补了三个小时,精神焕发,他在田婆子的应允下,把桃子一并捎上了,直到凌晨三点才撑着圆鼓鼓的肚子归来。

今晚,大概是桃子记事以来最开心的时刻。

不过,赵凡真有些心累,感觉比研究了一天一夜《万象心经》更累,因为桃子第一次离开茅草屋范围,对外界的任何事物都新鲜无比,见到什么都问。而赵凡听到一口一个脆甜的“表哥”,心瞬间就仿佛被软化了,想烦也烦不起来。

接下来的几日,赵凡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啃《万象心经》,遇到歧义或是理解不透的地方,均会向田婆子请教。由于摊子未能如愿的被城管没收,期间每天下午都会去城内的天桥下继续摆玄摊,若是没有值得他出手的,便本着时间宝贵的原则,就地拿起册子钻研,待三次免费机会兑现,就立刻收摊回郊外。

在他来到扬州城的第七天傍晚,边和神秀收拾摊子,边对围堵得水泄不通的扬州市民们说道“诸位,七日之期就到此为止了,以后本大师要换地方了,若是有缘,江湖再见。”

“赵大师,您在扬州再多待一天好吗?”

“我们舍不得您啊!”

“难道出现一位真心行善的大师……”

万般不舍和意犹未尽的挽留声音,却并未打动心如磐石的赵凡,他和神秀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