拼视频软件下载安装

   灵天帝也清楚,自己坚持不了多久,将要陨落,以至于此时的他,可感应的范围,极小,也就相当于三座疆域,却感应通天玄塔的位置,换而言之,通天玄塔,被打到了超过感应范围的遥远地带。

   灵天帝一生近乎都在为女儿奔波,而身为那个时代的天榜第二,便想在最后再为女儿做点什么。就这样,灵天帝便通过生命中的余晖,开辟了这上古遗迹,并将奇物掌控的小世界,炼入了他的移动宫殿内,后续权交给了随身的傀儡地龄。

   就这样。

   有了唯一的真正传承。

   不止如此,传承并非是一昧复出而没有目的。

   灵天帝想要的是,就是拿到了他传承的人,将通天玄塔寻到,并代其守护……

   所以,在赵凡进入墓府的一瞬间。

   地龄便在他身上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,是通天玄塔。

   随后,赵凡动用通天玄塔藏身前行,更证实了地龄的感应。

   灵天帝留下传承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寻到通天玄塔吗?

   因此,地龄直接确立了唯一传承的归属者,赵凡!

   ……

   可爱的长辫子少女

   这一刻,作为傀儡之心的白色石珠,绽裂开来,碎为了齑粉。

   虚空之中飞行的赵凡,便思绪万千的低头看向手背上那九层小塔的印记,他隐约的猜到,通天玄塔在被奇物的最后一击打飞后,极有可能是原因不明的遗落在了人间界,然后被不知其真正价值的秘境之主有幸得到,而后者又留下传承,被自己所得。

   而赵凡又回想起香香在“发病”时的情景,她说的那些片段,似乎,与地龄声音印记所描述的有些出入。

   或许,是通天玄塔被奇物那一击,打的混乱了,将之前的零星片段,柔和到了一块,却唯独没有忆起精心呵护她的灵天帝。

   赵凡思索了片刻,觉得自己猜测**不离十,毕竟灵天帝在搜集炼制通天玄塔那些材料的过程中,像一个专门为战斗而生的疯子般四处交战,再加上香香的前身,也就是灵天帝的女儿,是因为遭到了天阶大战的波及才陨落的。

   而香香的记忆,又没有完恢复,便乱了。

   赵凡叹了口气,他另一只手覆在了通天玄塔的印记上,心道:“香香,你有一个爱你如命的父亲啊……灵天帝前辈,若泉下有知,还请放心,我会代您来守护继续她的。”

   这个时候。

   赵凡已身处于熔岩凹地的上方。

   他低头俯视着那下面那不断翻滚的熔岩,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,以至于表情都有了难以刻意收敛的变化。

   即使是赵凡的心境,面对灵天帝的唯一传承,也不禁动容。

   因为,那个被灵天帝拼着陨落才抹杀了灵智的逆天奇物,十有**就在其中!

   “究竟是什么?”

   赵凡呼吸急促的呢喃了句。

   旋即,他体内那枚传承钥匙,便荡起了一圈涟漪。

   以赵凡身体为中心,扩散到了四周。

   涟漪的波动所过之处,虚空避退,而下方凹地中的熔岩,更是整体四分五裂的朝外掀开。

   紧接着一道原本被掩盖住的光幕,映入了赵凡的瞳孔。

   赵凡没有拖泥带水,他身形骤然降落,浮在了光幕前。

   而传承钥匙,又一次震动了下。

   随之光幕开启,赵凡深吸了口气,就遁入其中,从这方小天地中消失了。

   那光幕愈合如初,被掀翻的熔岩也开始回流,将这片凹地重新覆盖。

   ……

   赵凡视线恍惚了一瞬,当眸光恢复清晰时,他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空间中。

   这个空间不大,仅有将近一百平米大小。

   在一侧的墙壁前,有一具金色的骸骨,倚坐于地。

   他那早已没有了血肉的眼眶中,仿佛还残留着至死都遗憾和期待的目光。

   而骸骨身上的每一块骨头,所散发的威势,都令赵凡如入泥沼,被压制的动弹不得。

   这种感觉就仿佛微小的蜉蝣,面对一头海上霸主般的巨鲸般!

   灵天帝身为一位天阶的圣人,更是曾经那个时代的天榜第二,纵使死后,他的尸骨,也绝非随便能欺辱的。

   “那,便是灵天帝。”

   赵凡心中一惊,随后,他感应到灵魂中的传承钥匙嗡鸣了下,灵天帝骸骨所拥有的压迫感,徒然就消失了。

   下一刻。

   倚坐在墙壁前的金色骸骨,便开始了湮灭,化作一个又一个金色的光点,最终,归于虚无。

   因为,灵天帝感应到了传承有了归属,就意味着,有人能代自己去寻找通天玄塔并继续守护了,所以,执念完消散了。

   与此同时。

   那面灵天帝尸骨倚靠的墙壁,出现了裂痕,哗啦呼啦的一片又一片石块脱落。

   是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。

   赵凡没有立刻进入洞中,他先是敬畏又钦佩的对着先前灵天帝骸骨所在的位置,深深的鞠了一躬,便迈动脚步,钻入了洞中。

   赵凡并未象征性的说什么承诺,毫无必要,因为,他会用行动来报答灵天帝的亡灵。

   沿着漆黑的墙洞,赵凡行走了越有一百米,之后,就到了尽头。

   他通过传承钥匙,知道了灵天帝真正的传承就在另一面,便抬起手指,轻轻的在上边点了下。

   咔嚓。

   根本没怎么用力,洞壁便破碎。

   而赵凡的视野,豁然开朗起来,外边的空间,宛如仙境般幻美。

   在正中的位置,有一方石台。石台之上,漂浮着三个小型法阵,被迷雾覆盖。

   “灵天帝的传承竟然不止一样东西?”

   赵凡望着那个石台,他眼神有些火热,三样东西之中,其中一个大概率是那个逆天的奇物,而另外两个会是什么呢?

   就这样,赵凡心跳加速的快步来到了石台前,他意念一动,传承钥匙便脱离了魂体,落入指尖。

   赵凡试探性的拿着传承钥匙触碰了下左边的小型法阵。

   犹如蜻蜓点水般的一触之后,覆盖在法阵上的迷雾便散开了。

   是一枚形状复杂的黑符。

   赵凡的手,畅通无阻的将这枚黑符拿起,翻来覆去看了下,不知其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,并且从表面观察,也看不出是干什么用的。

   随后,赵凡释放了一道元力,注入黑符中。

   他那张相貌平平的脸,涌起了浓郁的惊喜之色。

   黑符的传承讯息,已降临于赵凡的意识,将它的用处,描述的淋漓尽致。

   此乃,灵天帝墓府的核心之符。

   炼化了它,就象征着,赵凡成为了此中的掌控者。

   而墓府,是灵天帝的移动宫殿基础之上,炼入了一方小世界而成,赫然达到了天阶下品的层次!!!

   日后,赵凡决定不会再轻易的动用通天玄塔了,毕竟,后者为灵天帝对爱女的寄托,意义太大,不到万不得已,便不会让通天玄塔重见天日,如此就不会辜负了灵天帝的遗愿。

   而这作为墓府的移动宫殿,取而代之,完够用了。

   赵凡激动的无以复加,想不到真正的传承之中,第一样东西,就是这样一份大造化……

   旋即,他随手将黑符放入衣服的口袋,将目光移向了中间的小型法阵。

   赵凡故技重施,双指捏着传承钥匙,轻轻的对着小型法阵触碰了下,迷雾再次消散,他望见一个比雀斑还小的光点,悬浮在阵心。

   “这就是第二道传承?”赵凡疑惑不已的看着那枚光斑,一个跟芝麻般大小的东西,第一观感,让他觉得没有左边那黑符有价值。

   不过,他还是把手伸向了光斑。

   碰到的那一瞬间,光斑就粘在了指尖的皮肤之上,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,开始在赵凡的身上下以极快的速度游动。

   速度快到让赵凡都暗暗咂舌,不止如此,但凡被光斑经过的皮肤,都泛起了金色的光华。

   “它是什么?”

   赵凡疑惑不已,却在此时,他猛地发现自己动不了了,便只好任由那枚光斑在身体表面游动。

   过了约有一个时辰。

   光斑完成了方位无死角的游动,回到了原点。

   就在赵凡以为结束时,结果光斑颇为灵性的一颤,就钻入了皮层,他感应到血液中像是多了什么东西,便进行内视。

   正是那枚光斑,又像之前一样,不过游动的地点却更换成了血管……

   而被它接触过的血液,也泛起了如出一辙的金色光华,但颜色却比皮肤深了几分。

   赵凡的感觉,更是从被定身,变成了麻痹,就像是触电了般,甚至是生命本源和灵魂本源,都在无法控制的抽搐。

   那枚光斑,再次花了一个时辰,把赵凡的所有血管都游了一遍,回到原点后,竟然又深入了。

   这回轮到了体内的器官和骨头。

   而赵凡身上的麻痹,再度升级,成为了针扎般的刺痛,如同万箭穿心般,若非他能随时感应到身体完好无损,还以为自己被刺了千疮百孔的筛子。

   以赵凡的定力,也疼的龇牙咧嘴,几度陷入了昏迷的边缘,不过,他还是坚持了下来。

   那枚光斑的游动,持续了足足三个时辰,而赵凡的五脏六腑和骨骼,都泛起了金色光华,颜色,比血液更深……

   最后震动了下,像是找到了家似得,猛地钻入了赵凡的心脏之内!

   “啊……”

   赵凡疼的再也撑不住了,他眼前一黑,便倒在地上,失去了意识。

   ……

   不知过去了多久。

   赵凡的眼睫毛抖了一抖,他便睁开了眼睛,而在此时,浩瀚如星空的眼眸之中,像是挂着一轮炽热的金阳!

   他抬起手揉着依然有些发麻的头皮,一时半会没回过神来,片刻过后,便回想起发生了什么,心中便烧起无名火的道:“该死的光斑。”

   “我的身体?!”

   就在这时,赵凡才发现他身躯里里外外甚至细致到每一个角落,都与过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!